關於部落格
發言有失控之嫌故慎入之
  • 24573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6

    追蹤人氣

日本遊戲配樂現況(上)

我有一種強迫性習慣,就是身周一定要有音樂的存在,只要完全不聽音樂超過3天基本上就會失去冷靜,所有的情緒都無法鎮定下來(故這種時候我會避開和他人談話免得暴發)
雖然目前看起來我似乎在脫離音樂的世界,但基本上我自己很清楚要我放棄音樂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它以等同於我的世界以及所有的一切,可能另一個講法就是有安全感
沒有音樂的世界,就是我的世界末日

不知是否因為形同和過去截然不同的,不是由自己體驗發揮型態,更加傾聽他人的音樂表達,我想唯一的好處是比較能花時間聽會受到大幅度影響的流行及金屬音樂,過去壓抑自己聽這類音樂除了自己的心臟不大能承受之外,還會影響自己的領域感覺

最近在讀書之餘也慢慢思考自己聽過的所有配樂類型,我想以我目前能力戰事可以把各個作曲家做些風格分類了,至少目前曾出過不少作品的配樂家們,他們因應作品而修改、變化而成長,有這樣傾向的人也不在少數

而基於我本身的喜好問題,以下的配樂家只涉及日本作家,外國作家必須用更複雜的成長路程描述故暫且不提(主要原因是我沒心力寫)


以下無喜好強弱順序,完全RP爆發產物

 




1.菅野洋子(Yoko Kanno)
http://www.jvcmusic.co.jp/kanno_y/



接觸過一定程度的日本動畫觀眾或多或少對她應有耳聞才是
基本上她於我要講述的配樂家中也屬最為特殊的一位,由於她已經不僅僅是配樂家,已經可以稱她為全能型作曲家了
雖然菅野在風格處理上還有稍偏日本風味(或許和她要處裡的作品或多或少都有連帶關係之故),值得高興的是她具備了配樂家,或該說身為作曲家具備的所有要素:
(1)因應作品的主題寫入形象,並同時保有屬於自己的寫作風格
(2)多元化的寫作手法,讓人無法直觀的從不同作品中窺探類似的律旋(有這種能力的在我所接觸的人中不到5位)
(3)面對迴異風格的適當處理(CCFF7是最好的反面例子)

能同時具備這三種能力的人不僅日本,即使綜觀全世界也算少數,故稱菅野為鬼才一點也不為過,而她的經歷和本身的領悟感受能力多少都有相互影響

而關於多元化,可以提到一件比較值得拿來討論的部份,也就是『音樂和語言的絕對關係』
簡單來說,音樂是人類在發展文字開始之前所使用的『聽覺上的語言』,因為這是用本能的情感去表達的東西,只要是身為人就一定能懂的表達方式,稱語言和音樂有絕對關係,也是基於發展下來的互補關係而成立,故原本聲和文是同時存在的
說話的同時產生了『音』,而帶入了抑揚頓挫就形成了『樂』
能掌握這點相關性對創作有非常深厚的影響,故通常只要聽過一次作品本身,就能分別作曲者的功力在哪

而關於第三點所提到的CCFF7,我想有些人或許已經明白我的意思了
由於CCFF7屬於延伸作品,內容涉及許多原作相互重疊的事物並有了完整的架構,加上CCFF7要訴說的主題方向不同,對於配樂則勢必要有所改變
然而我得先說,改編曲並不是不好的事情,在必要的時候這是一定得做的更動,但能否『改編』的同時並『作的好』,這遠比直接創作一首新曲要難上很多,尤其是改編已有完整架構的作品

關於改編作品通常最容易受到阻礙的有以下幾點:
1.作品改編性質
意思是指你將要改編成何種型態
一般能夠比較輕易改編就屬交響樂→鋼琴的形式,理由是鋼琴是目前唯一一個可以處理大規模音域的演奏媒介,不管任何形式幾乎都能改編成鋼琴曲
所以判別改編能力也只需要聽一次這種類型的改編曲,就能窺探作曲家在這方面的能力如何
另外由古典樂改編為電子樂的形式也不少,但電子樂有些很多即興而自由的作曲方式,有時後改編會加入其中,如果把曲子變得更有特色那就很成功了,但通常能辦到人的並不多

2.改編風格調整
配樂家都有屬於自己的風格,有些人認為應該保持下去,而我則認為其實可以因為自己的遭遇和價值觀能有各種變化
配樂家...或作曲家,即使有著完全不同的風格作品,還是可以從中窺探到屬於他的作曲手段和習慣,然而若這樣的風格和你所想改編的原作有所牴觸,就得以原作來做修改自己,尤其是配樂家,他們並不能隨心所欲的以自己的方式寫作,而是遵從維持作品的自主性予以音樂

重點就在這裡,他們『先適應而變化』才『寫入自己風格』且『不違背原作』,尤其第一項和第三項是最首要,第二項為次要問題
首先關於第一條『先適應而變化』的意思是,必須了解作品本身的主旨和方向、探討原配樂家寫譜時的用意點和整個音樂架構
有了這些基礎常識才能以此為底作變化,而其中比較容易碰到的問題是『究竟以主題旋律為主還是以音樂本身為主』,這在改編作品中是最容易成為兩極化的分界點,明顯的,例子CCFF7把主題旋律作為主題來變化
基本上這並不是錯誤,但他沒有考慮到其實植松的作品是不能將旋律和音樂架構完全分開來解讀的,一般人在聽他的音樂雖然記的是旋律,但憶起旋律的同時也想起了所有的和聲,才能意識到這是他的音樂,能夠把主旋律和音樂本身分開的音樂是有的,但植松很不幸的不是這類型,所以當他以此為主題寫作時,再加上風格的相違性(這個問題並不是改編失敗的主要原因),結果就形成CCFF7這樣的結果

但對於改編作品不要抱持太多負面觀點,因為是存在改編比原作更好的例子,然而這只有鬼才級的人比較容易辦到
對大眾而言只需要認為哪個音樂適合自己即可

...好像扯太遠了orz
回頭說菅野,她極為特殊的地方在即使是純『聲響』,你都能找到隱含在聲音中的『主題』甚至是『旋律』的輪廓都能抓出來,她在寫作時除了配合作品外,以『主題』來延展配樂,並將一切集結起來,以致於不光是動畫或其他,她的音樂本身就是另一個『故事』
另外她有極為深厚的古典底子,對現代樂的吸收能力很強,並將各種思想和民族性以她的方式來呈現時,稱她為全職作曲家或許比較適當吧



2.崎元仁(Hitoshi Sakimoto)
http://www.basiscape.com/index2.htm
他和菅野是不同意義上的鬼才,於我就好像『古典型的現代配樂家』,但基本上說到配樂這回事,我對他頗有微詞
並不是說這人在寫作時有什麼缺失,他的複雜技法是他最為特殊的寫作特點(且無人能夠模倣),然而也發現到他寫作時有固定的兩種風格
不過這裡不是解析寫作的技法和探討他的成長經歷沒有詳談必要,總之崎元的作品因為過於複雜的技法,雖然擁有不少的忠實聽眾,但另一層面來說很難入聽,因為他的音樂負荷太重

提到這點的原因是關於他在寫作技巧上的艱深而難以真正演奏出來這點,就寫作上是一種大突破性(老實說也不是多大的事),但他的音樂其實沒辦法真正演奏出來,主要提到這點是,對於人類來說,無法自主性的演奏出來的東西,是存在著違背生理自然因素的情緒接收性,過於複雜的音樂演奏太久或聽的太久,對耳朵和人體都是一種負荷,而非放鬆身心了

有沒有人發現為何可以做『治療性』的音樂幾乎都是古典時期以前的音樂?因為在那時候,音樂是為了讓人放鬆,以符合人類在追求典雅、寧靜而愉悅的心情而創作的東西(這種東西甚至可以用任何語言,尤其『數學』這些無法想像到的東西都能解析結構...很有趣吧?)
過去的藝術家並不都是純音樂家,甚至是繪畫家、數學家、科學家、天文學家等多重身份的『從事藝術者』,做為人本主義時,當時的音樂奇妙的都能用各種領域解釋出來,因為同時符合生理上的需求,聽這些音樂能夠確實的放鬆身心

然而在音樂發展到浪漫時期以後,由於帶入了人類在情緒上的不定時炸彈(請容我這麼說),音樂結構漸趨複雜而規模,尤其華格納那時候的東西...老實說講他會讓我覺得很痛苦(掩臉)
不管怎麼說,因為追求的東西不同了,崎元在表達技巧上是非常強勁的類型,但他的音樂結構太複雜,對一般人來說他的音樂是不能久聽的,如果聽過一段時間他的配樂而讓自己感到沉重或壓力,我想崎元的東西就真的不適合您

但從另一方面來說,崎元在處理音樂除了艱深的技法外,他也善於隱含主題來寫作,有時是以主題為中心思想的變化曲風,有時是以整體來變化忠旨,無論從哪個觀點來看,他光是能從中運用自如就是一種天才
他是很有趣的人,但只可惜作為變化方面稍顯不足,我想大多數配樂家都有同樣的問題,他的技法聽久了也會習慣,甚至也能從比較類似風格的作品中看到幾乎完全一樣的技法,由於我又是容易產生厭煩的人,所以對他的好感不高(遙)

而綜觀日本配樂家領域中大概找不到第二位像他這樣的人物,或許可以期待有比他更鬼奇的人(雖然其實我不希望再有這樣的人)



3.桜庭統(Motoi Sakuraba)
http://www.ms-motion.com/
他給我的第一印象是『典型日本配樂家』
不過我很佩服他在改編作品上的實力雄厚,尤其是各式各樣帶有涉及戰鬥型態的作品,包含在世界架構的某種...嗯,『鬥爭』和『和平』上確實以這樣的作品下由他譜曲都是適當的,且他給予聽眾絕對不會重複的特色,並蘊含著以主題為基準來拓展的譜曲形式,故風格相當統一
但同時的,不知道是否已經成為一種不成文的默認,我也只能在這樣類似的作品中看到他的身影,以致於怎麼聽都覺得沒差多少,加上他還是個正統的日本風作家
或許我期待的是和我想像中完全不同的風格由他來寫會變成什麼樣子吧,目前對他大有好感的作品,只有改編蕭邦曲這回事,在接觸遊戲之前我對他在動畫領域的接觸比較多,但能讓我印象深刻的幾乎沒有

...果然認識不多的作家最多就只能寫到這樣了囧rz



4.下村陽子(Yoko Shimomura)
http://www.midiplex.com/
正式認識到她是從接觸Kingdom Hearts開始,但我當時並不是從配樂家來看她的,而是從改編起,由於KH有一半音樂都是改編作品之故
她的音樂特色是『發揮主題的特質』,也就是旋律為主和弦為副的形式
雖然有很多人都是同樣寫法,但她讓我感到驚艷的地方是,她能把旋律和和弦『完全分開』來處理,也形成一種該曲能有無限制的變化,換個講法就是,她的旋律本身同時就存在風格,故和弦的存在與否並不會造成太大影響,這和植松的寫法完全不同

然而不要以為聽起來好像很簡單似的,能夠讓旋律本身就帶有獨我風格的寫作方式,這已經涉及作曲的概念而非純配樂這麼簡單了,而且能輕易做這樣變化的人,只有天生有這種特質的人才能辦到,這種東西無法靠後天練起
之所以強調這點,在於下村在所有作品幾乎都遵循這個規則創作,以致於她的作品幾乎放諸四海都能通用
但不得不提的是她在處理交響樂方面存在許多問題,加上有著非常濃厚的日式作曲風格,讓她不大受歐美聽眾的推崇(遙)
而我認為她可以有更大幅度的變化空間,她總是給我ㄧ種非關正邪、帶著淡淡憂愁而悠然的氣氛和若有似無的距離感,也是一種致命的吸引力吧?

 



5.植松伸夫(Nobuo Uematsu)
http://www.dogearrecords.com/

悠久之風


身為Final Fantasy或SQUARE的玩家就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元老配樂家之一
他的音樂帶有沉澱性而穩定性的曲風,且不限制於規範的變化能受大多數人接受(不過參雜過重的日風曲還是有不少人無法接受),雖然交響曲在構曲上...存在一些問題(但因為我無法確認是否由他親自編寫,還是有其他人參與製作才會變成這樣,這個暫且不討論好了)
老實說身為老玩家的我,也沒辦法很清楚的說出對他的形容,扣除掉他在對作品配樂的共鳴度極高,其實我沒辦法把他的音樂當作一種獨立性作品來看,雖然作品本身並不具備太多值得關注的特點,但他將音樂的形式與特定的人事物相結合,使得人們只要聽到某種旋律,就能馬上回憶出該場景、事件或人物(反之亦然)
我想這就是所謂配樂的真諦,他能隨時將這點發揮完整

 

即使就現在的我沒辦法對他產生莫大熱忱,基於他可以稱為配樂的典範之一,看到他的新作還是默默的敗下去...(喂)


我先寫到這裡好了,還有以下的人物還要慢慢打:
光田康典、目黑將司、浜渦正志、上田雅美、山口裕史...等等(淚)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